• 希希:我答应你,一定不告诉妈妈你的私房钱藏在哪。
  • 胡亮:哎呀,宫哥,你这招行啊,你在北京也老这么偷人吗? 程宫:不会唠嗑别硬唠行吗?
  • 程宫:我上辈子炸过多少个敬老院,遇到你这么个玩意儿。
  • 丁建国: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天狗。 胡亮:那不应该叫天狗,应该叫配狗。
  • 程宫:我看看这是脑袋是坐便,是不是该冲水了。
  • 乔大山:女人,你的名字叫贪婪。
  • 丁建国:怎么了?还不让北漂啊?北京你家开的?
  • 程宫:要么跳,要么滚!
  • 胡亮:几个月了? 医院女病人:没怀孕。 胡亮:胖的啊?
  • 程宫:以前的我想着每天怎么开始,现在的我只想着每天怎么结束。
  • 李美燕:因为你爸钢琴弹的好,所以你爸只能当个音乐老师;因为你爸只能当个音乐老师,所以工资只有1700;因为你爸爸工资只有1700,所以你奶奶只舍得坐公交;因为你奶奶追公交,所以摔倒在地;因为去医院坐了个体检,所以查出来肝癌;因为肝癌晚期,所以你奶奶只活了97就英年早逝了,所以你爸爸的故事告诉我们什么? 希希:钢琴弹得好,妈妈死得早。
  • 程宫:大概是,心里还有那口气儿,每天都惦记的是什么时候开始;卸下那口气儿,每天惦记的就是什么时候结束。
  • 杨双树:你这吉他再弹几年,很有机会成为下一个我。 胡亮:成为下一个您?不可能,我不可能得脑血栓。
  • 胡亮:我不是不能唱,我是不知道为什么而唱。
  • 丁伟:理想,有什么意义呢?
  • 程宫:咱们所有的准备,都是为了这一刻。
  • 胡亮:老天爷太顽皮了,怎么就把你给安排到我床上了。
  • 张发财:这他妈是谈恋爱呢,还是献爱心呐。
  • 胡亮:坏人!他们是坏人! 程宫:他们不是坏人!他们是工人! 胡亮:他们是坏人! 程宫:他们不是坏人!我才是坏人!
  • 程宫:瞅你长得跟个转基因变态大鲶鱼似的,跟我提什么严肃?
  • 程宫:一个星期你就写了两句! 胡亮:快了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