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霞:跑都跑得那样帅,我喜欢。
  • 旁白:当时那把剑离我的喉咙只有0.01公分,但是四分之一炷香之后,那把剑的女主人将会彻底地爱上我,因为我决定说一个谎话。虽然本人生平说过无数的谎话,但是这一个我认为是最完美的……
  • 紫霞:你再往前半步我就把你给杀了!
  • 至尊宝: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骗你。
  • 紫霞:骗就骗吧。就像飞蛾一样,明知道会受伤,还是会扑到火上,飞蛾就这么傻。
  • 紫霞:哇,你的心怎么像椰子一样啊? 良心:小姐,不可否认我长得很丑,可是我很温柔,而且永远不会说谎。
  • 至尊宝:他在干什么啊? 唐三藏:他在吸阳气啊,装睡吧!希望他吸饱了别人就不吸我们了,快睡啊!
  • 铁扇公主:如果我是你呀,我老公要讨小老婆,我就死了算了。 牛魔王:真的? 铁扇公主:没错!不过要先把你阉了,跟我走。
  • 至尊宝:我真的不行啊,我跟你说。 唐三藏:喔喔喔。 至尊宝:喔你妈个头啊!你有完没完啊?我已经说了不行了,你还要喔......完全不理人家受得了受不了你,你在喔,我一刀捅死你。
  • 至尊宝:出来吧,葡萄。 葡萄:我不是想监视你,我只不过是想研究一下,人与人之间的一些微妙的感情。 至尊宝:你只是强盗啊,大哥,别学人家做学问。 葡萄:强盗也有学问。 至尊宝:你省省吧!睡啦! 葡萄:紫霞在你心目中是不是一个惊叹号?还是一个问号?你脑袋里是不是充满了问号呢?
  • 至尊宝:紫霞只不过是一个我认识的人,我以前说过一个谎话骗她,现在只不过心里面有一点内疚而已。我越来越讨厌她,我明天就要结婚了,你想怎么样呀? 葡萄:有一天当你发觉,你爱上一个你讨厌的人,这段感情才是最要命的。 至尊宝:可是我怎么会爱上一个我讨厌的人呢?请你给我一个理由好不好?拜托!
  • 葡萄: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至尊宝:不需要吗? 葡萄:需要吗? 至尊宝:不需要吗? 葡萄:需要吗? 至尊宝:不需要吗? 葡萄:哎......我跟你研究研究嘛,干嘛这么认真呢?需要吗?
  • 白晶晶:你的良心告诉我,你最爱的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女人,当我见到她在你良心里面留下的东西之后。我觉得,你经过这五百年,回来要找的不是我,而是她,你我都要相信这是天意,也是缘分。
  • 唐三藏:人和妖精都是妈生的,不同的是人是人他妈的,妖呢,是妖他妈的!
  • 白晶晶:我出来无所事事,正好要来拜师学艺。你现在跟我说要成亲,我牙齿还没刷呢!
  • 紫霞仙子:跑都跑得这么帅,我真幸福。
  • 铁扇公主:早年陪人家看月亮时,叫人家小甜甜,如今新人换旧人了,叫人家牛夫人!
  • 至尊宝:原来那个女孩子在我的心里面留下了一滴眼泪,我完全可以体会到她当时是多么得伤心。
  • 紫霞:这不是神经病,是理想。
  • 至尊宝:生亦何哀,死亦何苦。
  • 唐三藏:月光宝盒是宝物,乱扔它会污染环境,砸到小朋友怎么办?就算砸不到小朋友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
  • 唐三藏:打雷啦,下雨,收衣服啦!
  • 唐三藏:你要是想要的话你就说话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的。你真的想要吗?你不是真的想要吧?难道你真的想要吗?
  • 唐三藏:别怪师傅嘀咕;戴上金箍儿,别怕死别颤抖;背黑锅我来,送死你去,拼全力为众生!牺牲也值得。
  • 唐三藏:做妖就像做人一样,要有仁慈的心,有了仁慈的心,就不再是妖,而是人妖。
  • 至尊宝: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再来一次的话,我会跟那个女孩子说‘我爱你’。如果非要把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 男子:干什么? 女子:那个人样子好怪啊! 男子:我也看到了,他好象条狗啊!
  • 紫霞: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彩云来娶我。我猜中了开头,可我猜不中这结局...
  • 男子:看来我不应该来! 女子:现在才知道太晚了! 男子:留下点回忆行不行? 女子:我不要回忆!要的话留下你的人!男子:那样只是得到我的肉体,并不能得到我的灵魂。我已经有爱人了,我们不会有结果的。你让我走吧! 女子:好!我让你走可以,不过临走前你要亲我一下! 旁观者:亲她!亲她! 男子:我怎么说也是个夕阳武士,你叫我亲我就亲,那我的形象不是全毁了! 女子:你说谎!你不敢亲我因为你还喜欢我。我告诉你,如果这次你拒绝我的话,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男子:后悔我也不会亲!只能怪相逢恨晚,造物弄人! 男子:我这辈子都不会走!我爱--你!
  • 至尊宝:我就是你五百年后的老公,五百年后你因为我而放弃现在这段感情,我千辛万苦回到这儿来和在这儿做的所有这些事情全都是为了你!
  • 至尊宝:因为你是女人我才不杀你,不要以为我怕了你。
  • 紫霞仙子:无论明不明白,我已经不是神仙了,我只明白一件事,爱一个人是那么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