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电影节贾樟柯专访:冰冷的时代变迁中用我的经验温暖你

小玄儿阅读 4477
北京  

小编注:本文作者小玄儿,是猫眼特邀作者。本次作为猫眼电影的记者身份,在加拿大多伦多电影节,将为大家带来:系列亚洲电影展映,首映发布会简报,最新大片前瞻等,更多的热点资讯和特别报道,敬请期待。作者公众号:aboutmovie-xiaoxuan,欢迎关注。

23.pic_hd.jpg

多伦多电影节的第四天是个周日,但是从周六就开始下雨的多伦多,气温骤降,街上三两可见穿着薄羽绒外套在排队的人们,气氛明显没有上周四和周五的时候热闹。作为猫眼电影的驻地记者,小玄儿有幸对带着《山河故人》来特展,并且身兼“站台”单元评审的贾樟柯导演,进行了一段小小的专访。

 

在这个细雨的午后,小玄儿来到电影节区域南侧,一栋老建筑里的电影工作室内,如期对贾导进行采访。一见面贾导就开始念叨,一会儿工作结束后,终于能出去抽根烟了。前几日在站台单元的发布会上,他还就这个问题抱怨:“从第一次带着《站台》来多伦多展映,到今年多伦多电影节设立特别艺术电影展映单元,取自他的电影名为“站台”单元,这么多年过去,变化万千,现如今想在多伦多大街上抽根烟,越来越难了。”

 

这一次《山河故人》在多伦多电影节的首映,正如导演曾说到:“在多伦多的展映和其他欧洲电影节是不同的。”因为这里的每一位华人,都是他电影里故事的主人公,每位来看电影的华人移民,都是箭靶上的目标,一定会被影片击中。电影中利用三种不同的画面比例,分别讲述了1999年,2014年,2025年三个年代中,几个年轻人经历爱情,婚姻,生子,老去的故事。

Q:猫眼电影小玄儿   A贾樟柯导演

p2243042458.jpg

Q:这一次电影中关于移民的主题,您是同《天注定》一样,是被社会的新闻和现象而影响,从而想探讨这个主题,还是您身边的朋友有这样的故事经历,触动了您的创作?

 

A:注意到这个问题其实是我生活中这两年里出现的一个新情况,就在这两三年里面,我的好多朋友都移民走了,而且他们跟我的年龄都差不多,人到中年,事业刚刚稳定,而且很多事业都是有很多上升空间的时候,大家就移民走了,而且特别是,其实北方人没有像南方人那样的习惯和传统。他不像比如说有些我的上海朋友移民走了,唉,我会觉得很正常,那个城市民国的时候就在移民了,广东的温州的也是,但是山西的,内蒙的,陕西的,这些家庭举家移民走了之后,对我震动还是挺大的。于是我从2013年开始一直在跑这些家庭,我想看他们在国外怎么生活,我来了多伦多,去过温哥华,还去了纽约和华盛顿,还有墨尔本,主要都是在山西的移民家庭里面,做一些资料收集的工作。一开始只是去看朋友,后来就做一些资料收集工作,写剧本的时候就有很多细节是从这些素材里面来的。

 

 曾经在华盛顿的时候看到一个朋友跟他的孩子用谷歌翻译沟通,当时我看到,非常的吃惊,当时那个孩子其实词汇量还可以,但是他不确定,比如这个杯子,是不是叫杯子,他不敢说,他不确定。

 

我的朋友提到,山西人不像广东人,他们移民其实是有经验的,或者说上海人他们知道怎么在家中保持一种沟通联系,我的朋友们就很后悔,他们移民过来就很希望孩子融入到当地的环境里,使了很多劲儿,最后却发现,发生很多他们意想不到的情况。

p2243043409.jpg

Q:这部电影中从1999年开始在中国经济腾飞的欢庆背景下,女主角涛儿,为自己做了一个婚姻的选择,也是对自己未来生活的一次选择。到了2014年,涛儿离婚后,又为自己的孩子做了一个选择,这样关于人们往往会因为时代的价值观,而倾向于去做的一些看似“好的选择”,可以谈谈这个关于“选择”的部分么?

 

A:这个其实是在我拍摄这个电影的时候,让我觉得非常震动的事情,因为我觉得有几个部分,一部分就是价值观的问题,因为不知不觉中,这些年消费主义带给我们价值观,其实侵入到了我们的情感世界里面,有时候我们在情感的选择上面,认为钱可以帮助我们有好的生活,但事实上也不都是这样的。

比如涛儿,她选择了张进生,当然张进生也很可爱,但是不可回避的是,他是一个崛起的,很快会变成一个新富阶层的人,那么当她离婚的时候,我觉得那其实是更痛苦的,没有母亲不喜欢自己的孩子,但是张进生已经变成一个投资家,那她显然知道孩子跟着父亲,可以接受好的教育,甚至可以继承遗产,会有很多这种考虑,那她放弃了。

 

生活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新的经验,生活真的很残酷就在于说,你不经历永远的是新的,等你经历了它已经过去了。那么涛儿我觉得她应该是一个非常后悔的人,因为她的每一个选择,其实都对她带来很大的伤害。

 

这个其实对我也是很震动,我有感觉到这一点,是从我个人生活经验出发的,是跟我和我母亲的关系,在我父亲2006年去世之后,有一段时候,我的母亲一个人在山西生活,然后我就每次回去看她,就给她一笔钱,说妈你随便吃,出门要叫车,然后诸如此类。我觉得我把她安顿的非常好,但是因为电影的工作是比较流动的,后来我就觉得不对,这样不行,她需要的是我,不是钱。然后后来我们就生活安定下来,然后把母亲接来北京一起生活,然后对她来说,她整个人也马上就放松了。对于母亲来说,其实她不需要钱,她需要的是情感,需要的是人,所以从这角度,从我个人经验的想到了这些,过去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观念,发现自己真的是不懂,是一个误区,自己想都没想过,就是一种惯性的,一回家给妈妈拍两万块钱,说你随便花。那这样的经验下来,自己也觉得做的不够好。

 

还有一个,是我看到现在经济变化带来的,比如说,高铁,高速公路,包括私家车的出现。把我们传统的情感体验,消解的很厉害,特别是手机。我经常开玩笑,我们在古代可以读到的相思的古诗有多少首,相思现在成了古典的东西了。为什么呢?就是想对方了,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或者视频通话。过去如果隔了二十公里,其实就很远,你骑自行车要骑很久才能过去,还有写信啊那些传统的方法,所以这些,现在谈不上是好还是坏,生活还在变化,它有便捷的一面,它也把一种留恋的感情体验没有了,比如“日夜相思,不见君。这种东西也没了,所以这些东西时代往前走的时候,是很冷漠的。时代是不会照顾你怎么想的,你适应它就好了,这种感受是促使我想拍这部电影作品的原因。

 

p2243611416.jpg

Q:关于电影中2014年的涛在父亲葬礼上的悲痛和儿子对姥爷的生疏,在这里您是在表现一代人传统的流逝,自己却没有知觉的主题么?

 

A:对我来说它不单是一个传统流失的问题,它是我们每一个会经历的,它是我们每个人长大会在是那一刻。我自己是在2006年我父亲去世的那一刻,我觉得我长大了,对,因为之前,之前我就是孩子心态,虽然那年我已经36岁了,我觉得我其实还是个孩子,但是我的父亲一走,你经历的遇到了这个问题,人马上就觉得长大了,你变成一个人了,这种感受是很刻骨铭心的,所以对我来说,那个葬礼它不单是我们传统的日常生活里面的仪式,虽然仪式也很重要,但是更主要的我觉得是“突然你变成了一个人了”,我觉得这是挺孤独的一个事情。

 

我其实拍这部电影的时候,有一个特别强烈的欲望,想讲述情感的特殊性,一个人面对的,永远是在经历新的情感,这是人生的一个悖论,你只有经历了,当这个事情过去了。从这角度来讲,当初我们在拍这个电影前,制片人问我这个电影最想让什么样的观众看时,我说,我其实最想让年轻观众看。因为我觉得,如果我年轻时候,能看到一部电影,帮助我超越我的年龄,体验感情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我说我正好是40多岁,这个扶老携幼的年纪,所以我想我就拍一部这样的电影吧。

 

p679821797.jpg

Q:有时您的电影一直在被贴标签,被解读,甚至误读,那您可以不可以来帮我们讲述一下,这部电影中,关于关公和大刀的故事,可能很多城市长大的孩子们已经没有这样的生活经历了,那以免大家的猜测和误读,可以不可以给我们讲讲,这样的场景和画面,是您生活中的经历吗?

 

A:拜关公这件事,其实是这部电影有我对逐渐消失的“情义”的一个怀念,因为过去在我的小时候,90年代,人和人之间还有很多义气的存在。这个是我们过去讲情义,情义,实际上“情”和“义”,他们是分开的两个东西。有时候情没了义还在,就好像电影里良子和涛的关系一样,他们已经十五年没有见面了,这么大的空白,还能激发出什么火花吗?其实没有了,但是还有义还在,就以为大家一起从小长到大,又这样的一份留恋在。

 

其实这些东西与今天年轻人的处境有关,因为独生子女,兄弟姐妹之间感情事缺少的,然后比如说,因为是独生子女,横向的感情联系变少了,为什么呢?因为我小时候虽然有一个姐姐,但是作为儿子我是独生子,但是我那个时候肯本不珍惜这种感情,我就是个孩子,天天在大街上,横向街头的朋友,同学,结拜弟兄,这种感情体验非常丰富,但是我觉得现在的孩子一直被父母保护到大学毕业,横向的情感没有了,所以这一部分,一方面是那个时代的习俗,心理面有神明,再一个是情义这种情感的消失。

 

影片中出现的那个少年,我在街头上,我真的见过这么一个孩子,扛着关公刀在闹市上走,我特别感动,我觉得其实,但凡你有生活经验,你就会感觉到,这个孩子就是在讨口饭吃,那么小,要么他在学戏,要么他在表演,学武术,总之那么小离开家,拿个古代兵器,讨口饭吃。

 

有的时候其实我想表达的很简单,并不需要太多需要读解的东西,我在北京一次开玩笑说《山河故人》打开的方法,不是符号读解,是情感投入。


p2243042992.jpg

在今年10月30日,贾导将继续在这个冰冷的时代里为我们故事。这一次用他自身的和身边人的生活经验,来提前给当下的年轻人们送上一个“暖炉”,让我们在这个残酷的时代里,看到一位前行者给我们留下的一点心意。

p2231265420.jpg


--【小玄儿多伦多电影节系列】--

金马奖九项提名香港影片《踏血寻梅》导演:翁子光,多伦多亚洲电影节专访

我的少女时代-陈玉珊导演多伦多访谈

多伦多电影节张扬专访:做与自己相关的单纯的事

多伦多电影节贾樟柯专访:冰冷的时代变迁中用我的经验温暖你

全球影迷颁奖季前的饕餮盛宴——第40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前瞻报道

热门评论
  • 韩叙HanXu
    北京
    这才是真正的电影,讲述生活中深入人心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