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 > 资讯正文

Netflix取下亏损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流媒体“烧钱”计划通?

犀牛娱乐
 581 次阅读

文|胖部  编辑|夏添

Netflix的2020年四季报,堪称一石激起千层浪。

 

财报有两点备受关注,第一是年度自由现金流自2014年以来首次为正,并且公司判断在 2021 年之后将一直保持自由现金流为正,现金充裕的Netflix将“不必再为日常业务筹集外部资金”。公司甚至正在考虑在未来进行股票回购,这也是2011年以来的首次。

 

第二是去年第四季度新增会员数850万,远高于华尔街的600万预期数字。截止2020年底,Netflix共有2.04亿付费用户,首次突破2亿大关,同比增长21.9%;全年净增长3660万新用户,是其有史以来新增用户数最多的一年。


某种程度上,这成为Netflix“烧钱”故事的一个“Happy Ending”。

 

从2013年至今,Netflix不惜举债融资加码内容,每年在影视剧版权和原创内容上投入数十亿美元,目前累计发债融资已经超过150亿美元。市场一直在猜测其收入跑赢支出和破产哪一个会先到来,而现在,Netflix似乎代表烧钱加码内容的视频流媒体产业笑到了最后。

 

会员数则成为一个注脚,继第三季度增速骤降之后,Netflix新增再放卫星的原因在于《后翼弃兵》(The Queen’s Gambit)、《午夜天空》(Midnight Sky)等热门影视剧的播出,尤其是前者上线28天吸引了6200万用户观看,成为“Netflix最成功的系列剧”。内容拉动增长的流媒体故事再一次上演。


Netflix财报发布后,盘后股价暴涨12%。市场对流媒体行业的信心随之上涨,中概股哔哩哔哩开盘后最高上涨6.18%,爱奇艺收盘报涨8.47%。值得一提的是,连拥有Disney+的迪士尼1月20日开盘也涨了2.85%。

 

这将成为流媒体产业的一个关键节点。曾经烧钱的Netflix,与之翻脸成为对手的迪士尼,似乎正在共同迎来属于流媒体的春天。

Netflix“烧钱”十年

终于取下“达摩克利斯之剑”

Netflix“烧钱”十年,终于取下“达摩克利斯之剑”

 

在希腊神话里,有个著名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故事。君主狄奥尼修斯请朝臣达摩克利斯体验一天国王的生活,结果达摩克利斯发现在王位上方,有一柄仅用一根马鬃悬挂的利剑,随时可能掉下来要了他的命。

 

而在Netflix过去十年里,谁都不知道“烧钱”这柄剑什么时候会掉下来。

 

即使Netflix的市值从2011年的115亿美元一直涨到如今的2200亿美元,质疑的声音从来不曾停止,原因就在于其巨大的内容支出让Netflix始终处于亏损状态。


券商Wedbush的分析师迈克尔·帕切特(Michael Pachter)2018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人们会开始问,‘这家公司能偿还债务吗?’如果这种情况发生,他们的贷款利率将飙升。如果Netflix还需要筹集资金,将被迫进行增发,这时候投资者会被吓到。”

 

内容支出的数字越来越令人担忧,根据公开数据,Netflix在2017-2020年内容支出分别为89亿美元、120.4亿美元、175亿美元、136亿美元。

 

不难理解Netflix的运营思路,通过精品内容的持续输出吸引订阅用户,判断用户数和涨价增速可以跑赢亏损和负债,进入良性的财务状态。问题在于,谁也不知道订阅用户的天花板和公司资金链的极限,到底哪一个先来临。

 

而前者似乎越来越近了。Netflix全球用户增长放缓早在2017年一季度就已经出现;当北美本土用户击破5000万,这种增长焦虑已经越来越严重。

 

Netflix的对策,一方面是通过先后五次涨价提升ARPU,另一方面是开发渗透率相对较低的市场。目前来看,这些措施确实帮助Netflix在这场赛跑中获得了优势。结合Netflix今年四季度的增长情况,净新增最大的市场正是EMEA(欧洲、中东与非洲),达450万。


数据来自Netflix财报,制表:雷报

 

2020年,Netflix全年营收249.96亿美元,同比增长24%;净利润为27.61亿美元,同比大幅增长同比大增47.88%。尤其是前三季度,Netflix连续三个季度实现了超7亿美元的净利润。

 

目前,Netflix已经宣布不再需要为维持日常运营筹集外部资金,公司将以手头的82亿美元现金偿还2021年的到期债务,预计自由现金流将在2021年达到收支平衡。

 

需要注意的是,第四季度Netflix重启了部分拍摄工作后,其录得自由现金流依然为负(相较往年同期有根本好转)。虽然2020年资金情况比较健康,但应看到因为疫情原因,上半年许多制作被叫停,内容成本较上年下降。Netflix想要保持资金流现状势必要保持内容支出可控。

 

另外,2021年还有一个关键利好,就是去年四季度的提价影响将在今年一季度发酵。因为提价开始时间不一,Netflix全球ARPU与2019年同期持平,但提价打头阵的北美地区ARPU实现了小幅增长。考虑到各地区的提价涨幅不尽相同,Netflix预计全球ARPU涨幅将在大约5%。

 

“烧钱”十年后,Netflix终于暂时取下头顶的利剑,可以好好喘一口气。

 

那么,其他流媒体公司呢?

流媒体故事下一程

 关键词依然是“内容”

流媒体故事下一程,关键词依然是“内容”

 

即使没有Netflix那么疯狂,但“烧钱”几乎是所有流媒体共同的动作。

 

就在2017年Netflix把内容支出提升到新高度之后,包括苹果、亚马逊、HULU等平台分别宣布了当年的内容预算,金额从20亿到50亿美元不等。随着好莱坞其他五大先后入局,流媒体行业进入了新一轮军备竞赛,迪士尼宣布每年会上线100部以上的内容到Disney+。


这些流媒体新规表现出强大的追赶势头。截至去年12月,Disney+已经累积超过8700万订阅用户;而华纳的HBO Max更在《神奇女侠1984》上线流媒体后,用户数激增到1260万。

 

内容是这场竞赛中唯一的护城河。

 

Netflix要保持现有会员付费规模和稳定增长的前提依然在于内容,去年三季度的增速滑坡和四季度的增长已经说明问题。目前Netflix已经发布了2021年的电影片单,原创内容达71部,这个数字几乎是其他好莱坞五大的总和。


也需要看到,竞赛带来的优质内容井喷,在疫情环境下呈现出一种普惠的共赢状态。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2020年排名前列的流媒体平台都实现高速成长,美国本土平均每户家庭订阅的流媒体数量达到3.1项,而2019年则为2.7项。

 

但可以判断的是,这种当下的共赢也探到了市场容量的天花板。当各平台的前期增长逐一触顶,市场将留下2-3个平台作为行业头部赢家,实现用户和营收的高度集中。如同互联网公司的普遍现象,只有头部平台的“烧钱”故事有可能笑到最后。

 

至少,已经看到曙光的Netflix和高速增长的Disney+已经证明,用户愿意为优秀内容支付更多费用。

 

对于国内的视频平台来说,对内容保持关注,也是下一步纾解亏损困境的关键。

 

目前,国内长视频平台除了芒果TV,普遍存在严重亏损。除了去年广告收入下滑,各平台“烧钱”正是主要原因。爱奇艺年内容支出在200亿元以上;腾讯视频12月宣布会在未来三年砸1000亿;芒果TV则在9月宣布会用40亿元用于内容资源库扩建项目。

 

虽然国内市场饱和的整体态势已经比较明显,但内容的拉动作用依然明显,更能提振资本市场的信心。芒果超媒去年以来的表现是一个典型,去年《乘风破浪的姐姐》上线后带动公司市值翻倍;1月21日官宣《乘风破浪的姐姐2》开播时间后,股价再涨5.87%,截至收盘市值1611.42亿。


在具体措施上,各平台从2019年分别启动了超前点播、会员涨价、分层会员等一系列提升ARRPU的动作,而其关键恰恰在于精品内容是否能稳定输出。此前爱奇艺的“迷雾剧场”,就以内容口碑带动超前点播收入大幅提升。

 

行业龙头Netflix走出资金困境的战例,或许依然有其偶然性。但至少,这为还在“烧钱”的流媒体勾画了一个可能的未来,将进一步带动各平台加码精品内容的信心。百花齐放的流媒体时代,或许正在步入其繁荣期。

相关电影
  • 午夜天空

    午夜天空

    5.4

    主演:乔治·克鲁尼,菲丽希缇·琼斯,大卫·奥伊罗

  • 相关影人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