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黄:少爷,您又一早到这园里来了。您忘了戴围巾,不冷吗? 少爷:春天了。 老黄:早晨还是挺冷的。 少爷:不冷。 老黄:春天了,您的身体应该好一点了。 少爷:我的身体怕跟这房子一样,坏的不能够收拾了。 老黄:应该多保养,您的心放宽一点,这房子慢慢还不是可以收拾,谁叫打这八年仗呢!现在不是太平了吗? 少爷:太平。。。哼。 老黄:今天的药方还改吗? 少爷:不改,我想少奶奶会给我带药回来的。 老黄:是,她买菜去了。 少爷:妹妹上学去了吗? 老黄:小姐,还没有呢。 少爷:噢。
  • 周玉纹:我没有勇气死,他好像没有勇气活了。
  • 章志忱:我走的那年你不也十六岁吗?就没有人给我们说媒。 周玉纹:像是喝醉,像是做梦。这时候,月亮升得高高的,微微有点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