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小年:我这谁的黑底儿都有,包括你的。
  • 李宁玉:你动手,看你多英雄!有本事打女人,不去和日本人叫劲!
  • 李宁玉:这一屋子都是死人啊,眼看着一个大男人打女人!
  • 李宁玉:我李宁玉,堂堂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高材生!不是妓女!
  • 吴志国: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论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联东吴灭曹威鼎足三分。
  • 王田香:干脆,全部动大刑,宁可错杀,不可错放!
  • 掛尾中将:直觉是女人的擅长,武田君什么时候也开始靠直觉打仗了?
  • 王田香:职责所在,鬼不显身,没有人可以走出这栋楼!
  • 金生火:我哪干得了间谍,我连杀鸡都不敢,我有胆子当共产党?
  • 武田:我有能力保护你和你的家人,我的意思是我也有能力伤害你和你的家人!
  • 吴志国:我来送你上路。
  • 金生火:我知道你们的手段,那是生不如死啊!
  • 武田:只要你能过这关,你和刘林宗都平安。
  • 白小年:这么丰盛,吃的上路饭吗?
  • 顾晓梦:我不怕死,我怕的是我爱的人不知我因何而死。我身在炼狱留下这份记录,是希望家人和玉姐能原谅我此刻的决定,但我坚信你们终会明白我的心情。我亲爱的人,我对你们如此无情,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我的肉体即将陨灭,灵魂却将与你们同在。敌人不会了解,老鬼、老枪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 白小年:孬货,不信你硬得起来!
  • 金生火:妖就是妖,修炼一百年也成不了人!
  • 武田: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注意到你,前额骨窄,颧骨突高,鼻骨细狭,眼窝深大,面部水平线较突出,这种面相的女人心机很深,但表面总做出一副不可侵犯的样子,你一直在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