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剧共17集

选集
  • 第1集: 流氓皇帝第1集

    朱锦春经常到处写字,社会福利署职员冯小融到山边铁皮屋找他,了解其身世。锦春入屋后,即向铁皮玩具鸡打招呼,它是由青梅竹马爱侣易蓉蓉送给他的。原来锦春跟蓉蓉失散了四十年,他到处写字是希望蓉蓉留意,盼与她重聚。  蓉蓉获铁皮玩具鸡、当年,锦春与继母尤如丝、同父异母的弟弟朱祥勋住在蓉蓉家附近,她的祖父叔恭嫌他愚蠢又穷,阻止二人交往,他们只有暗中往来,一起跟罗白神父学英文。罗白神父返回意大利,蓉蓉和锦春送他一只活小猪作礼物,罗白则送她铁皮玩具鸡留念,还劝他们要珍惜眼前人。叔恭是押店“老自号”掌柜,为人刻薄,将村民典当的财物低价收买,高价卖出。丫环小环指蓉蓉送了只猪给锦春,叔恭误会并气得暴跳如雷,找锦春算账。赵员外找如丝为女儿做媒,但赵小姐早有指腹为婚夫婿程祥。赵员外有意悔婚,与如丝合谋,将程祥所有订婚信物全部破坏,令他无法娶赵小姐。如丝更拿出退婚书命程祥签署,他不堪受辱吐血昏倒,如丝即替程祥打手印作实。叔恭苛索大额礼金、叔恭遇见如丝,谓锦春夺了蓉蓉只猪,要拉他浸猪笼。如丝不信锦春做出大逆不道之事,怀疑蓉蓉被骗,逼锦春吃死猫。叔恭和如丝在街上大吵大闹,引起村民围观。蓉蓉和锦春不明他们为何吵架,坦承家里母猪生了小猪,于是送了一只给罗白神父而已,叔恭始明白是误会一场。此时镇长的丫环多茹找如丝替少爷振邦做媒,如丝和叔恭闻言,都以蓉蓉为目标对象。锦春求如丝勿为蓉蓉做媒,如丝说出叔恭要一百大洋礼金,劝他死心。祥勋在山上劈柴,心知有村女偷看,故意展露一身肌肉,令村女晕其大浪,可惜他天生克妻,村女只敢偷看,不敢相识交往。锦春打伤举仁昏迷、锦春和祥勋兄弟和睦,感情要好。锦春指如丝要为振邦和蓉蓉做媒,祥勋愿协助搞砸振邦婚事。锦春跟如丝带了蓉蓉的画像、针黹和文章给镇长董举仁鉴赏,怎知画中美女变成性感女像,针黹则是一件穿洞的肚兜,文章则不知所谓,举仁对如丝极为不满,要杀她泄愤。锦春在偏厅另一边误将手插入花瓶内,正要拔出手掌,忽闻举仁要杀如丝,赶忙向他求情。这时有蚊停留在擧仁额上,锦春感到厌烦,一手伸过去打蚊子,既把花瓶打破,举仁也被打至血流披面并昏迷。锦春和祥勋借酒浇愁,遇见替人算命的鬼谷子。鬼谷子看锦春相貌,指他命途多舛,幸而宅心仁厚,将成为最后一个皇帝,但也会沦落为流氓。

  • 第2集: 流氓皇帝第2集

    如丝带锦春和祥勋到北帝庙求神,找庙祝吴多好写挥春,其时多茹找兄长多好。待多好写完挥春,如丝等人向北帝祈福,多茹知道锦春要储一百大洋娶蓉蓉,指举仁招募壮丁抢花炮,奖金为一百大洋。锦春向叔恭提亲,叔恭却要他付二百大洋礼金,坦言担心蓉蓉嫁他要贴钱养男家。锦春跪求叔恭网开一面,如丝不满,叔恭偏要拆散鸳鸯。、蓉蓉送金锦春拒收、牛栢叶为病人诊症,其子玉干负责配药。玉干多年前曾医死一名高龄病人,因而失去信心,事事要栢叶过目。锦春与玉干是好兄弟,锦春求他介绍兼职赚钱迎娶蓉蓉。玉干介绍锦春到大户做花王,但他做不成花王,反被猫抓伤。、锦春送饭给祥勋,两兄弟在路边发现一包金器,足够迎娶蓉蓉。锦春不贪心,打算送去镇公所,两兄弟争持不下,祥勋按捺不住道出金器是蓉蓉故意留下让他拾到,锦春将金器交还蓉蓉。锦春到北帝庙参神,多好知他为礼金烦恼,劝他向北帝借库。这次锦春借到一包金器,他知道又是蓉蓉的计谋,拒收金器,他要有尊严地迎娶蓉蓉。蓉蓉生气,锦春认错,二人又和好如初。玉干扮女典当金器锦春四人求多茹将蓉蓉的金器拿去叔恭的押店典当,多茹怕事不敢前往。锦春认为他们堂堂男子拿金器典当甚为碍眼,多茹反劝他们扮女子,叔恭便认不出来。经过多茹品评,觉得玉干扮得最娇俏。多茹和玉干来到押店,叔恭看过金器觉得似曾相识,再望向玉干,眼睛不停地抽搐。叔恭邀玉干入房了解金器的来龙去脉,多茹临阵退缩,撇下玉干跑掉。叔恭强拉玉干入房试戴戒指,欲走近观看,玉干怕被识穿一手推开叔恭,却发现他有中风先兆。多茹带锦春等人来到,以为叔恭对玉干不轨,把他打伤。蓉蓉削发要胁叔恭、栢叶为叔恭针灸治病,但叔恭不放过锦春四人,要拉他们坐牢。蓉蓉觉得叔恭唯利是图,决定若他坚持收锦春二百大洋礼金,即削发做尼姑,令叔恭永远收不到礼金。叔恭屈服,命锦春在正月十五前送他一百大洋,便将蓉蓉嫁给他。村女小玉不嫌弃祥勋为天煞孤星,约他到湖边相聚,二人划艇游湖,突然有水怪撞向小艇,二人跌落湖中。祥勋拼命游向小艇,小玉被水怪拉扯沉落湖底,祥勋吓呆。翌日司令车大炮带同军队到湖边搜索,在另一石滩找到小玉尸体。大炮拉队离场,玉干给小玉吃回魂丹,小玉苏醒便一脚踢开祥勋,指他命硬连累她,发誓永不嫁祥勋。

  • 第3集: 流氓皇帝第3集

    多好脱下水怪服,本以为村民会蜂拥到庙里求平安符,等了半天,庙里还是没有半个人影。多好失望,劝锦春合作扮水怪,锦春不屑以欺骗手段赚钱。锦春、祥勋、玉干和多好组队抢丁财炮,见其他队员身材健硕,他们显得孱弱不堪。未几栢叶告知锦春,邻镇教练费寅训练一队精壮队伍,把其他参加者打伤,在旁的队伍听闻即作鸟兽散。锦春知道栢叶所说是实话,四子担心。举仁追捕锦春祥勋、锦春和祥勋决定逃亡到邻村,如丝不舍得祥勋离家,大骂锦春。二人匆匆吃过馒头,取过利是,锦春祥勋动身离家。多茹气冲冲赶来通知举仁已苏醒,四出追捕锦春。如丝赶忙给祥勋穿上蓑衣蓑帽,双脚放入木桶,骤眼看以为蓑衣挂在墙上,锦春自找地方躲藏。叔恭正在计数,听到后院传来嘈吵声音,房中蓉蓉谓已熟睡未听见声音。叔恭为她盖被睡觉,赫然见到她的大脚板满是污垢。那大脚其实是锦春的,他躲在蓉蓉被窝内,终被叔恭揭发。举仁到了朱家大肆搜查,祥勋最后躲不过他的法眼,锦春又被叔恭赶走逃回来,举仁一并捉他们回家。锦春四子严格训练玉干和多好早已被举仁捉回来。举仁斥责锦春四人已打了手印,答应抢花炮,不能一走了之。尤其今次丁财炮由虎头镇主办,他们四人只要不是包尾一队,锦春打穿头的事可一笔勾销,祥勋三人为锦春决意抢炮。举仁嘱锦春四子作晨操训练,四子没精打采要求吃早饭,举仁带他们耕田磨谷。举仁要加强他们的脚力和腰力,减少受伤。此时费寅带着四名队员跑到渡头,他们高头大马,孔武有力,锦春四子被他们吓怕,齐跌落水。四子患了感冒,玉干拿出自家研制补身药丸,多好三子都不敢服用。玉干怀疑对手服药、蓉蓉用竹枝为锦春四人做护身木盔甲。当举仁宣布由司令车大炮主持发炮仪式,大炮将丁财炮抛向空地,四队人马展开龙争虎斗。狼牙队气力强劲,并以飞脚、手争撞开其他队伍,锦春四子奋不顾身拼命抢炮,最后锦春抢炮抛向玉干时,熊峰队突从身上取出七支炮抛向天空,众人奇怪一支炮变八支炮。锦春一队抢得四支,狼牙队三支,熊峰队一支。大炮指熊峰队作弊,取消其资格,经点火验证,锦春队四支全是假炮,狼牙队有一支是真炮,蓉蓉和锦春失望。锦春卸下木盔甲,发现大部分都断裂,玉干怀疑费寅给队员了西洋五石散,才有惊人体力,要求为他们验小便

  • 第4集: 流氓皇帝第4集

    锦春四人要求大炮为狼牙队验小便,经过大炮为虎头队和狼牙队验证後,证实狼牙队服了禁药,虎头队获补上丁财炮。锦春终於从举仁处取得一百大洋,与如丝往老自号提亲。途中如丝发现钱袋不见了,一名中年人还她钱袋,锦春认为他是大好人,如丝则认为他看中自己,所以一直尾随他们。入到老自号,锦春向叔恭递上一百大洋钱袋,叔恭无奈打开闸门让如丝锦春进入,中年人与一伙人亮出斧头,入店内打劫。川凤捉祥勋上山中年头目命叔恭将所有值钱的东西放入麻包袋内,原来中年人就是飞斧山的女飞斧龙川凤。祥勋路经老自号後门,对於一副棺木感到奇怪,又见两人鬼祟搬东西,静静潜入观察,被川凤发现,跟他展开激烈打斗。祥勋用斧头劈去川凤的假胡子,又意外发现她没有脚毛,还以为是太监。祥勋继而向川凤施展擒拿手,触碰其胸部才醒觉川凤是女人,最後被撞致晕倒。川凤带了财物和祥勋撤退。祥勋被换上新娘裙褂,川凤则换了男装礼服,逼祥勋与她交拜天地,祥勋万念俱灰。如丝和锦春催促大炮追飞斧贼救祥勋,他以天色已晚为由,意图收队。锦春蓉蓉相逢未见如丝指大炮怕山上的女贼,大炮听到山贼全是女人,当堂精神奕奕,命军队上山救人。川凤嘱咐各人提防猎户埋下的捕兽器,祥勋故意踩中,迫使川凤放弃他。川凤无奈放弃祥勋,带大队离开。如丝和叔恭向举仁投诉遭女贼所害,叔恭更指一百大洋乃属锦春,他未曾点收所以不算数。当举仁认为蓉蓉提亲之事仍然生效,叔恭即取走举仁一个古董花瓶作为聘礼,锦春和蓉蓉反对无效。老年锦春继续在街头写字。身穿白衫黑裤的女佣忍姐被墨汁弄污衣裳,抱怨锦春到处写字弄污地方,二人隔着灯箱互骂,其後分道扬镳,未有相见。锦春扮水怪筹礼金小融见到忍姐洗衣服,知道她遇见锦春,提及锦春为人长情,住在虎头镇。忍姐称未听过虎头镇这个地方,提醒小融勿被锦春欺骗。小融又来劝锦春入住老人院。锦春向小融忆述举仁儿子振邦是他的好友,搭船回乡时淹死,蓉蓉最终没嫁入董家。叔恭又为蓉蓉相亲,锦春为筹一百大洋扮水怪走入湖中,怎知双脚突然抽搐,幸而玉乾和祥勋经过救他,才知锦春假扮水怪。祥勋知道之前是多好假扮水怪,令他被小玉嫌弃。祥勋追杀多好,玉乾和锦春赶来劝阻,锦春认同水怪难扮,求多好教他窍门。多好指自己扮水怪也卖不出一个平安符,劝他放弃。

  • 第5集: 流氓皇帝第5集

    多茹到海边求龙母救少爷振邦,她愿以一命还一命。此时振邦已来到海边,未及告知未死之事,多茹跳海偿命。振邦救起多茹,指自己改搭火车,不关龙母的事。多茹带振邦到北帝庙找举仁,此时庙内聚满村民,因为传闻北帝显灵。多好向村民发布消息,祥勋和玉乾指应向北帝添香油,盼他息怒。振邦阻止村民添香油,认为北帝是泥雕木塑,劝大家勿上当。举仁开心见到振邦平安回来。振邦打神像破迷信振邦要打救举仁与村民的无知和迷信,走上神坛用木条不停敲打北帝像,假扮北帝的锦春只能强忍。蓉蓉见到北帝流泪,振邦誓言要打到北帝粉身碎骨。玉乾和祥勋担心锦春被揭发假扮北帝,假称北帝上身,掌掴振邦令他晕倒。锦春此时借北帝口,称会为虎头镇作福,劝村民捐香油。锦春其後将真相告知振邦,振邦认为大可借北帝口讲出蓉蓉与他八字不夹,只夹锦春,各人赞成,并求北帝还他们心愿。如丝接到两家委托,有意为多茹结良缘,振邦愿助多茹向父亲索取卖身契,多茹考虑之际,忽传来卖煨番薯之声。振邦舍下各人,循声寻人,讲出暗号,档主给他一串烧卖,振邦从烧卖中找到纸条。振邦加入叛军组织振邦找到笑口组组员舒明浩,明浩指组员九十七号冒死买了机关枪护送至虎头镇,却被政府军捉拿。幸好机关枪已交了给九十六号,却忘记交出说明书,他们无法将机关枪重新组合,托振邦找出说明书。祥勋三人又为锦春乔装北帝时,发现多好收藏女人香巾,多好称香巾是由一名笑口组的女子留下,後来政府军拿着她的画像示众,指称已捉拿九十七号。振邦打探该女子有何古怪行动,多好只见她整晚坐立不安,翌日一早离开。振邦在炉灶裏找到多支九十七号竹签,意会说明书藏在九十七号签文裏。此时大炮带队到庙中搜查笑口组的机密文件。大炮命人取签文,振邦指北帝打冷震,引开所有人注意,迅速取走说明书。锦春四子被逐离乡大炮持手枪走到北帝像前细看,锦春害怕,立即现身坦言假冒北帝说出蓉蓉与振邦无缘,结不成婚。举仁恼羞成怒,罚锦春四人子穿上囚衣扫街,村民不断抛垃圾,令他们扫不完。举仁走到街上向村民宣布,递解锦春四子离开虎头镇,一旦发现他们回来将全部拿下浸猪笼。锦春打算行军并向如丝辞行,祥勋跟从锦春当兵。如丝将锦春包袱内的衣物和乾粮,转放到祥勋的包袱。栢叶鼓励玉乾,送他行医札记傍身,令玉乾增加信心;多好揭穿多茹喜欢振邦,决定用心赚钱替她赎身。锦春一直盼望蓉蓉出现,四人被赶离城门之际,蓉蓉匆匆赶来。

  • 第6集: 流氓皇帝第6集 - 易蓉蓉为救朱锦春嫁董振邦

    朱锦春四子到了省城大开眼界,但见不少军人身受重伤,朱锦春依然坚决从军,还鼓励其他三子一起报名。吴多好三人不忍相告,他们得以脱身全靠易蓉蓉答应嫁董振邦之故,才能安全离开虎头镇。朱锦春面对虫虫开心地吃腐乳饭,易蓉蓉同样吃乳腐饭却愁眉不展。朱锦春四子报名参军,车大炮测试所有从军者体能和野外求生法,包括生吞蚯蚓,朱锦春二话不说把他们四人的蚯蚓全部吞下肚,众人过关。吴多茹同情董振邦被逼婚车大炮又命他们到野外采摘野生咸酸菜,期间朱锦春被野蜂螫至昏倒,牛玉乾以药丸救活他。车大炮将烧鸡烧至香喷喷并放在各人面前,朱祥勋三子受不住肚饿要吃烧鸡,朱锦春阻止,三人忍不住爆出易蓉蓉嫁董振邦原因。朱锦春一听之下,掉头跑回虎头镇。尤如丝替董举仁安排好婚嫁用品,董振邦不接受盲婚哑嫁,董举仁诈病咳至吐血,董振邦关心其健康,无奈屈服,顺从父亲旨意试穿礼服。吴多茹看在眼裏,同情董振邦遭遇,主动服侍董振邦试衫,尤如丝跟踪吴多茹。吴多茹大赞董振邦和易蓉蓉天生一对,董振邦向往自由婚姻,借题发挥指他与吴多茹也可以有影皆双。吴多茹正想爆出董举仁诈病,被尤如丝拉走。龙川凤追寻朱祥勋下落尤如丝识穿吴多茹喜欢董振邦,以为吴多茹有意嫁入董家,认为她应该懂得门当户对的道理。为免吴多茹破坏董振邦婚事,尤如丝将她锁在柴房内。易蓉蓉有意离家出走,被易叔恭识破。时老字号夥计找易叔恭,由尤如丝接手看管易蓉蓉。易蓉蓉如着了魔般躲在厨房劏鱼煲汤,又将小环买回来的泻药倒在汤裏。易蓉蓉将鱼汤端给尤如丝享用,尤如丝看见鱼汤浓稠如糊,识穿她在汤中下泻药。易蓉蓉斥尤如丝出卖她的幸福,尤如丝将计就计要易蓉蓉捏死她。易蓉蓉眼见计划失败,跑回房裏倒在床上大哭。未几易蓉蓉被人在颈上架着斧头,原来龙川凤到此访寻朱祥勋,易蓉蓉向龙川凤哭诉挂念朱锦春。朱祥勋龙川凤狭路相逢龙川凤看在与易蓉蓉是妯娌份上,答允助她找寻朱锦春。龙川凤假扮好命婆到易府为易蓉蓉上头,先打晕尤如丝,怎知龙梨和龙蘇跳入房时,误将易蓉蓉撞晕,龙川凤将尤如丝和易蓉蓉一并带走。朱锦春回到虎头镇,朱祥勋三子也跟着回来助朱锦春找寻易蓉蓉。翌日,龙川凤三人乔装工人,将尤如丝和易蓉蓉放入麻包袋,当作货物运送出城门。朱锦春四人同样扮成工人推着木头车,两车相撞货物跌落地,由於朱祥勋和龙川凤分别易容,他们互骂时竟认不出对方。

  • 第7集: 流氓皇帝第7集

    朱锦春四子走入董府逐个房间搜索,朱祥勋走前,朱锦春殿後。来到走廊时,朱祥勋被饮醉的小环发现,朱祥勋顺从小环表演斩柴。牛玉乾三人继续前行,牛栢叶见到男扮女装的牛玉乾,误认是牛玉乾死去的母亲,拉着他重聚。朱锦春和吴多好来到马槽,董举仁捉着吴多好当马骑。走到董振邦房间,朱锦春听到易蓉蓉要斩人的声音,冲入房只见易蓉蓉手持菜刀向着一只烧鸡。易蓉蓉和朱锦春再重逢,开心拥抱。易蓉蓉透露董振邦逃婚,尤如丝捉山鸡跟她拜堂。易蓉蓉拒与朱锦春私奔董振邦知道吴多茹被困柴房,意图救她脱险,吴多茹误会董振邦喜欢她,董振邦却以为吴多茹与董举仁珠胎暗结,吴多茹情急下说出董举仁诈病令他与易蓉蓉结婚。董振邦知道父亲诈病,决意逃婚离家出走。董举仁知道吴多茹洩露秘密便将她锁在柴房。尤如丝安排山鸡和易蓉蓉拜堂。朱锦春提议带易蓉蓉离开,易蓉蓉认为自己走了,易叔恭将面对闲言闲语,反劝朱锦春找董振邦写休书,她便可名正言顺和他在一起。董振邦和笑口组组员一起运送机关枪赶路,走了几天仍困在山头。一把斧头突然飞过来,及後龙川凤和一班女飞斧将他们重重包围。朱锦春四子也在附近,闻得枪声後吓得连忙躲藏。龙川凤抢枪董振邦跟踪龙川凤将浩明等人困绑起来,董振邦求龙川凤留下机关枪救国救民,龙川凤没理会并将枪带走。朱锦春听到董振邦喊救命救他们脱险,浩明怀疑董振邦是内奸,带领其他组员离开。朱锦春四子知悉董振邦加入叛军,董振邦迫於无奈将寻找机关枪说明书的事告诉他们,後悔连累他们。董振邦用手上的圆形追踪器发现枪械下落,决定前往搜寻,与朱锦春四子分道扬镳。离开不久,朱锦春四子忽闻机关枪声,担心董振邦发生意外,决定回去找他。原来枪声是龙川凤试枪时发出的,她觉得枪的性能良好,有意留为己用。董振邦跟踪龙川凤,朱锦春则跟踪董振邦一同到石门,董振邦预先记下龙川凤念出开启石门的暗号。龙川凤逼婚朱锦春受刑石门打开,吴多好发现不少珠宝,并打算用来为吴多茹赎身,牛玉乾、朱祥勋和朱锦春一同看到一座石像,神态与朱祥勋相似。董振邦找到机关枪,促他们离开。朱锦春念出暗号见石门打开而大感兴趣,但石门的开关实际由人手操控,三人不断念暗号时将机关毁坏。董振邦发射机关枪打穿石门打算逃跑,此时龙川凤赶到藏宝室,一见到朱祥勋开心不已,要求与朱祥勋洞房。朱祥勋宁做太监也不依从,龙川凤决意成全他们。

  • 第8集: 流氓皇帝第8集 - 龙川凤对朱祥勋斯文温柔

    朱锦春醒过来,牛玉乾告知他踢伤两名女飞斧,致令脚甲剥落。朱祥勋在另一监房磨尖木条杀龙川凤,龙川凤命尤如丝择吉日完婚。尤如丝认为十日後宜婚,龙川凤与龙蘇到山下买结婚用品。龙川凤买结婚用品时,店员送她一本洞房指南。吴多茹女扮男装来到省城,肚子饿又没钱买食物,沿途跟着龙川凤,龙川凤机警地将她拿下,更把她打至眼肿面瘀。吴多茹解释她沿途拾龙蘇掉下的钱,龙蘇始发现钱袋破了洞,吴多茹给龙蘇还钱後晕倒。龙川凤改过讨好朱祥勋吴多茹醒过来看见龙川凤拿着董振邦照片,求龙川凤还她照片且代找董振邦。吴多茹透露自己喜欢董振邦,但董振邦未有任何表示。吴多茹醒觉龙川凤曾替她宽衣,以为被龙川凤污辱,龙川凤和龙蘇向她展示她们也是女儿身,表明自己是女飞斧首领。吴多茹以为龙川凤看中董振邦,龙川凤坦言只喜欢朱祥勋,吴多茹劝龙川凤说话温柔斯文,才能讨朱祥勋欢喜。龙川凤幻想自己穿着斯文,朱祥勋对她温柔体贴,二人翩翩起舞,龙川凤决定改过。尤如丝教朱祥勋将脸容堆起造成剋妻相,龙梨走入柴房,朱祥勋以为已剋死龙川凤。龙梨透露龙川凤天生剋夫命,早已剋死叔伯兄弟,寨中才变成全部都是女飞斧,朱祥勋愕然。董振邦被俘吴多茹昏迷朱锦春五人抱怨要替女飞斧洗肚兜,计划逃走。牛玉乾提议他们一同脱去裤子,女飞斧吓至不敢看,便有机会逃走。五人站起却只有朱锦春一人脱去裤子,女飞斧已吓得纷纷掩面并将斧头掷出,朱锦春五人拼命逃跑,最後被龙梨截住。浩明和笑口组组员现身,要带走董振邦,龙梨不吃眼前亏带队离开。浩明斥董振邦是叛徒,命朱锦春四子用枪交换董振邦性命。朱锦春无奈返回藏宝洞找寻枪械。他们念罢暗号,石门依然原封不动。朱锦春一干人找龙川凤,龙川凤看见朱祥勋回来,对他说话温柔斯文,但奇怪不见了董振邦,牛玉乾称董振邦跟笑口组离开。龙蘇告知吴多茹昏倒,牛玉乾诊治发现她伤口发炎引致发热。牛玉乾施针救活吴多茹吴多茹服用牛玉乾的续命丸後仍然昏迷,牛玉乾要为她针灸,吴多好对他欠信心,牛玉乾苦恼要脱去吴多茹衣服才能施针。吴多好坦言吴多茹只喜欢董振邦,不能做对不起董振邦的事。吴多茹昏迷时不断喊着董振邦的名字,牛玉乾听到心乱如麻,手不断颤抖。朱祥勋抱怨自从被龙川凤捉上山,他们没过一天好日子。龙川凤听了发怒,一手推开朱祥勋令他踏着火盆烧着裤子,众人赶忙救火。牛玉乾终把吴多茹治愈,朱锦春赞赏。

  • 第9集: 流氓皇帝第9集

    龙川凤对着朱祥勋肖像练武,朱祥勋不屑一看,大言不惭指龙川凤的武艺不及他,龙川凤还他斧头,二人比试武功。比武前二人不断磨利斧头,朱祥勋毫不留力猛向龙川凤进攻,似要将她置诸死地,龙川凤则留有半手。龙川凤终被朱祥勋打伤,被他挖苦後伤心地离去。吴多茹发现龙川凤双斧未曾开锋,点醒朱祥勋,龙川凤因为爱他所以不忍他受伤。朱祥勋被龙川凤行为感动,有感与她同是天涯沦落人,决定嫁给她,然後灌醉她取了新暗号便离开。朱祥勋龙川凤结成夫妻朱祥勋醉倒,尤如丝担心龙川凤对朱祥勋不利,牛玉乾有一只诚实豆沙胶药,只要给龙川凤吃罢便会诚实讲出新暗号,可是药力强劲且有副作用。他们在糖水下了多颗药丸,龙川凤发现丸子变了汤圆,牛玉乾始明白药丸遇水发胀。龙川凤在牛玉乾身上找到药丸,每人餵一颗,向牛玉乾测试药效,牛玉乾险些讲出下药原因时,被吴多茹情急下打晕。龙川凤追问吴多茹,朱锦春便打晕吴多茹,吴多好又打晕朱锦春。尤如丝坦言朱祥勋已对她动心。龙川凤未知朱祥勋是否真心,给他吃了多颗药丸,朱祥勋吃药丸後感觉又饱又暖,跟龙川凤亲热起来。朱祥勋一觉醒来发觉在龙川凤身旁,知道已是龙川凤的人,样子甜蜜温馨。龙川凤开枪对付车大炮龙蘇、龙梨急告龙川凤,车大炮带兵上山围剿,龙川凤一如男子般豪气,披上龙凤被带队杀敌。易蓉蓉扶着董举仁和易叔恭一同到山上找董振邦;董振邦已被笑口组一干人押着来到。龙川凤带了机关枪对付车大炮,朱锦春和朱祥勋追来阻止龙川凤开枪,避免误伤董振邦。龙川凤从望远镜找不到董振邦和笑口组,朱锦春抢了望远镜来看,却看到易蓉蓉、易叔恭、董举仁,董振邦和笑口组等人已被车大炮捉着。车大炮好奇董振邦被笑口组一干人绑着,董振邦骗说与同学到树林练习魔术,组员主动表演,车大炮看得开心。浩明拿出手枪争着表演,连环开了多枪,龙川凤以为是车大炮攻山,立即开枪扫射,朱锦春不顾危险跑下山救易蓉蓉。朱锦春中枪易蓉蓉安全朱锦春先遇见董振邦和浩明,将他们救往安全地方。龙川凤不断开枪,朱锦春遇见易叔恭,又把他带到安全地方之後继续找易蓉蓉。在途中朱锦春遇见董举仁,朱锦春带他与董振邦团聚。在枪林弹雨下,朱锦春继续找易蓉蓉,竟遇见车大炮,他被子弹横飞吓至面青唇白,身体不停颤抖,裤裆也湿了。为免被手下取笑,朱锦春愿意与车大炮调换裤子,然後一同到安全地方。朱锦春终於见到易蓉蓉,但他中了枪昏迷过去。

  • 第10集: 流氓皇帝第10集

    忍姐声称记不起朱锦春,朱锦春拿出虫虫,忍姐坚称没有印象,朱锦春有意让她看看伤痕纍纍的屁股,盼她想起当年死过翻生经历。忍姐被吓至花容失色,赶朱锦春离开。朱锦春救易蓉蓉时屁股中了十多枪,被送至医院抢救。朱锦春甦醒,见到各人平安甚是高兴,朱祥勋称车大炮要表扬他的英勇。董振邦感激朱锦春救命之恩,将易蓉蓉休书给了朱锦春,朱祥勋挂念龙川凤。当日龙川凤耗尽子弹,担心车大炮上山围攻,带姊妹弃寨撤退。龙川凤念念不忘朱祥勋龙川凤不打算带朱祥勋一同离开,还他斧头後更写下休书。朱祥勋恍如成为弃妇,求龙川凤勿对他绝情,又拉着龙川凤的手不放,问龙川凤爱不爱他。龙川凤一脸不耐烦地甩开朱祥勋离他而去,朱祥勋伤心欲绝。龙川凤到藏宝洞取走所有金银珠宝,当见到朱祥勋的石像时不禁流下眼泪。吴多好、牛玉乾等人回来,只见山寨像被洗劫一空,走入藏宝洞,只见石像仍在,朱祥勋感触良多。朱祥勋发现密室的新暗号,显示对男士已有改观,明白龙川凤已爱上他。吴多好发现龙川凤留下一个钱袋,内有一百二十文钱,朱祥勋想到是一夜夫妻百夜恩之意。易蓉蓉要求朱锦春私奔朱祥勋赶往崖边,可惜来迟一步,船已开走。朱祥勋对着大海叫喊,要龙川凤勤练武功,回来时一起比武。朱祥勋与朱锦春经过医院小教堂,听到尤如丝求圣母保佑朱锦春,朱锦春大为感动。尤如丝又再求圣母让车大炮捉拿龙川凤,朱祥勋气结,表明除了龙川凤不会另娶别人。易蓉蓉找到朱锦春,二人见面恍如隔世。易蓉蓉陪朱锦春走出花园,听见董振邦斥责董举仁和易叔恭对朱锦春忘恩负义。朱锦春慨叹没有人喜欢他俩在一起,易蓉蓉向朱锦春表示悔意,结婚当日没有跟他离开,她不能一错再错,决定跟他私奔。易蓉蓉偷偷离开旅馆,虽然被易叔恭识破她的行动,仍能摆脱他,与朱锦春骑上单车离开。车大炮撮合朱锦春易蓉蓉易蓉蓉和朱锦春来到火车站,忽闻婴儿哭声,才知道他们骑着的单车载有一名婴儿。易蓉蓉提议带婴儿到旅店住一晚,翌日送去警察厅。易蓉蓉抱着婴儿,想着将来为朱锦春生孩子,一家三口过着幸福日子,易蓉蓉唱着<平安夜>,身旁的朱锦春倚在易蓉蓉肩上睡着。翌日,朱锦春和易蓉蓉带着婴儿来到警察厅外,却见车大炮到警察厅门外,还命人通缉他。朱锦春和易蓉蓉害怕立即逃跑,却已被车大炮发现,命人捉他们回去。车大炮来到医院,董举仁和易叔恭一同求他找易蓉蓉回来,车大炮却指着身後穿着时髦的易蓉蓉,表示她现已贵为副司令夫人。

  • 第11集: 流氓皇帝第11集

    董振邦和易蓉蓉办妥离婚手续,易叔恭急不及待将易蓉蓉交予朱锦春。易叔恭又拉朱锦春到押店,求他替收购的物品宣传。朱锦春替吴多好签名卖画,又为牛玉乾宣传药物,尤如丝更借他的官衔占了不少便宜。为免朱祥勋日思夜念龙川凤,尤如丝命朱锦春拿出官威,助他寻找新伴侣忘记龙川凤。此时他们听到有女人叫朱祥勋,以为有美投怀送抱,但原来是鸨母要朱祥勋找饮酒数。朱祥勋不被美色诱惑朱锦春安排多名村姑到树林偷看朱祥勋斩柴。忧郁的朱祥勋拿出磨刀石磨斧头,期间闻得村姑的笑声,遂将树上的蜂巢掷向村姑处,吓得她们鸡飞狗走。朱锦春再安排另一名村姑到河边洗澡,朱祥勋不屑一顾。後来朱祥勋经过酒楼,有一名女子向他公开示爱,他亦不为所动。尤如丝带着众人拜祭朱锦春父母,乘机责骂朱祥勋只挂念龙川凤。朱祥勋觉得龙川凤爱他才千方百计逗他开心,不像别的女子反要他逗她们开心。吴多茹支持朱祥勋,说情根深种不轻易拔起,牛玉乾明白吴多茹只爱董振邦,十分失望。朱锦春五子得不到爱,借酒解闷。朱祥勋牛玉乾拒绝忘情众人提及之前朱锦春中枪昏迷,其时董振邦脚扭伤一同送院救治。在病房裏,牛玉乾请求董振邦命吴多茹嫁给他,以保她名节,董振邦却不肯帮助牛玉乾。吴多好怒打董振邦,被吴多茹阻止,两兄妹为此大吵。牛玉乾要打董振邦,吴多好也加入战圈,四人你推我撞,令朱锦春的屁股伤上加伤,不断渗血,医生立即为他动手术。牛玉乾痛苦饮酒,牛栢叶苦劝无效,着他们五人到内堂,拿出一瓶「忘情水」,说饮了便会忘记心中所爱,但同样会忘记开心事。朱祥勋闻言放弃饮忘情水,宁愿多想与龙川凤的开心事,吴多好求牛玉乾挽救吴多茹,不准他饮忘情水。吴多茹掩饰董振邦身分董振邦经过市集,忽然听到有人叫卖乾蒸烧卖,他向摊档买腊肠卷,被车大炮的哈参谋听到,怀疑他是笑口组人员。吴多茹情急下假意说肚饿要吃腊肠卷,哈参谋买了二十个腊肠卷都被她吃光,才放过他们。董振邦感激吴多茹仗义帮忙,他慨叹车大炮为娶新姨太苛徵杂税,想暗杀他。董振邦知道车大炮对臭狐女情有独锺,於是访寻有臭狐的女子协助。

  • 第12集: 流氓皇帝第12集

    朱锦春和易蓉蓉尚有半年才能结婚,难忍相思之苦,董振邦提议他们订婚,并邀车大炮主持仪式,吴多茹心知是董振邦谋杀车大炮的诡计。吴多茹吞下大量蒜头和辣椒碎,更将蒜头放在两边腋下,增加体臭。车大炮到董府,嗅到吴多茹的体臭,对她起了色心。吴多茹捧着炖品到董振邦房中见到吴多好,他吩咐吴多茹服侍车大炮前先喝北帝神茶,指能够保她平安。吴多茹依从,但神茶实际是忘情水。吴多茹揭董振邦欲行刺车大炮看到吴多茹前来,即勾搭她,吴多茹因为喝了忘情水而忘记勾引车大炮之意图,竟给他一记耳光。吴多茹坦言不想董振邦为笑口组冒生命危险刺杀他,才帮其完成任务,但现在她不喜欢董振邦,所以也不会帮他行刺车大炮。车大炮听罢要拘捕董振邦,但他已离家。车大炮押朱锦春等人坐车返司令营审讯。岂料军车被舒明浩开走,送他们至僻静地方与易蓉蓉、易叔恭和牛栢叶汇合。舒明浩吩咐他们勿入镇,但董举仁因董振邦事件弄得神志不清,而吴多茹知道被吴多好所害,欲趁着大家睡觉时离开。此时吴多好醒来,吴多茹指责兄长使她出卖董振邦,她要找董振邦赔罪,又称以後都不愿再见吴多好。朱锦春四子入城买药看着吴多茹离开,吴多好心痛难过。各人又继续上路,尤如丝肚饿无力再走,朱锦春和易蓉蓉到河边捉鱼。朱锦春为易蓉蓉做不成副司令夫人感到抱歉,坦言曾遇见鬼谷子,指他会做皇帝,但不能与易蓉蓉共富贵,他最终会取江山舍美人,易蓉蓉听罢只觉得荒诞。尤如丝抱怨朱锦春捉不到鱼,令他们吃树皮,易叔恭和牛栢叶出现饿过饥徵状,董举仁更神志不清,突然呕吐抽搐。牛玉乾把脉後发现他患了疟疾,要服用西药金鸡纳霜。朱锦春四子惟有入城购买,留下易蓉蓉照顾四老。朱锦春假扮修女逃难朱锦春四子入城遇到一位婆婆,由她带路往诊所买药,走至一条小巷时突然走出四个婆婆,她们一人一支木棒狠打四子,然後抢去钱袋。朱锦春大叫抢劫,被哈参谋认出他的叫声,连忙带队捉人,他们走入教堂躲避,遇见罗白神父。神父称有药物可给朱锦春救人,但想到车大炮必会封锁关卡捉人,他们惟有假扮神职人员逃走。此时礼堂传来呼救声,他们看到身负重伤的牛力背着母亲走进来,求罗白神父给母亲鸦片止毒瘾。这时力母毒瘾发作,身体抽搐自咬舌头,朱锦春伸出手臂让她咬着。牛力在厨房炖雪梨给母亲吃,他打算带母亲到上海戒毒,教朱锦春炖雪梨以答谢他救母之恩。罗白神父带着朱锦春四子抵达关卡,车大炮刚好到来巡视。

  • 第13集: 流氓皇帝第13集

    车大炮跟假修女交谈完便放行,岂料朱锦春上车时头巾被车门夹住掉落,被车大炮发现是假冒,判他们打石头筑铁路。冯小融带朱锦春到老人院参观,朱锦春不喜欢老人院的生活,坚持离开。背着朱锦春看电视的四名老人,正是朱祥勋四老,他们觉得声音似朱锦春,但没理会。四子当年被捉去打石头,两年後车大炮被推翻,他们流落上海,朱锦春以拉车维生,有次载了董振邦,使他们五人重逢。水奕璇性感表演原来董振邦成了百乐门的大班,并带朱锦春四子到来吃牛扒,透露笑口组派他到百乐门做卧底收集情报,其後又安排四子在此洗碗碟。董振邦在上班途中见舒明浩,他表示敌方会派人到百乐门参加才艺比赛,趁机刺杀友好评判,命董振邦要保护他。董振邦找朱锦春四子帮忙找出杀手。朱锦春四子扮演舞蹈员,趁表演时向参赛者搜身,发现第三名表演者身怀手枪,醒觉他是杀手,遂把他团团包围并打晕。观众不知就裏,嘘声四起,此时台上一名貌似吴多茹的表演者水奕璇,穿着性感舞衣边唱边跳,朱锦春四子看见吓了一跳。牛玉乾试探水奕璇吴多好到後台拥抱貌似吴多茹的水奕璇,水奕璇吃惊推开他。吴多好後悔当日令吴多茹饮忘情水,水奕璇否认她是吴多茹,请董振邦带她离开百乐门。朱锦春等人讨论水奕璇的真正身分,董振邦坚称她不是吴多茹,因为他对水奕璇动了感情。吴多好找牛玉乾试探。水奕璇穿上性感晚装,请牛玉乾帮她剪掉衣服的缬,牛玉乾眯着眼睛剪,水奕璇调笑他没见过没穿衣服的女子。牛玉乾坦言为医治心上人,曾看过其清白之躯,可惜她不肯让他负责任。牛玉乾指水奕璇掩饰得太好,找不到半点破绽,认为她有苦衷,吴多好决再想法子试探。朱锦春炖雪梨闯大祸水奕璇离开百乐门买盐焗鸡蛋,鸡蛋竟被人咬了一口。卖鸡蛋的小贩吴多好,向水奕璇讲出与吴多茹的成长生活,她听罢眼泛泪光,吴多好认为她就是吴多茹,水奕璇否认。吴多好再向她认错,水奕璇不顾而去。董振邦称水奕璇患了咳嗽,朱锦春推荐炖雪梨给她吃。董振邦喜孜孜来到化妆间,怎料被大老板传召要见炖雪梨的人,董振邦以为朱锦春炖雪梨闯祸,众人劝他逃走。大老板召集所有工作人员到大厅,向大家查问是谁炖雪梨,没有人肯承认,这时朱锦春跑回来自首。

  • 第14集: 流氓皇帝第14集

    牛力带朱锦春参观戒烟所,它表面是帮人戒烟,暗地却是吸烟所,朱锦春惊觉牛力性情变了,他自问不会变。牛力聘朱锦春为他管理百乐门,又命他去凰家赌场救出其手下。龙川凤带着龙梨和龙蘇走入百乐门等候牛力,赫然见到朱祥勋入内,侍应邀他看小丑表演。看罢表演,朱祥勋仍满脸忧郁,他後悔当年没有珍惜那不断逗他笑的人。龙川凤离开百乐门前,再多看朱祥勋一眼。朱锦春知易蓉蓉结婚朱锦春和朱祥勋到凰家赌场救人,意外见到龙川凤出现,朱祥勋惊讶,唱出一夜夫妻百夜恩的歌。龙川凤的披风下,突然传出小孩哭声,朱祥勋看到小孩的脸,醒觉是他的儿子,龙川凤否认,坚称是她与别的男人所生。龙川凤继续开赌,朱锦春输掉牛力的钱,轮到朱祥勋时,他拿出一袋一百二十文钱赌他和小孩的血可以混合。龙川凤想不到朱祥勋有此一着,愿赌服输下令放人。朱祥勋要求与龙川凤照顾儿子,龙川凤表明她和尤如丝合不来,不想朱祥勋难做,劝他放弃。朱锦春五子请牛力代他们寻找亲人,未几董举仁、尤如丝、易叔恭和易蓉蓉走出大厅,但易蓉蓉却穿上白色婚纱。牛力提议与朱锦春决斗易蓉蓉与朱锦春重聚,谓当年他们被车大炮捉去,以为必死无疑,她一人照顾四个老人,十分吃力。当时牛力带母亲到上海戒烟,得到牛力照顾,两个月前她答应牛力求婚。朱锦春求易蓉蓉与他私奔,易蓉蓉认为牛力有恩於他们,况且牛力有地位,如果退婚会令他受人耻笑。朱锦春情绪失控,易蓉蓉认为他不够成熟,狠狠打他一巴。朱锦春伤心,以为易蓉蓉不爱他,将虫虫还给她。牛力带朱锦春走到街上,指世界不断在变,包括他和易蓉蓉。牛力提议用决斗解决问题,朱锦春认为自己有取胜机会,答应比试飞刀,更找飞刀手接受特训。牛玉乾沮丧水奕璇安抚董振邦找水奕璇吃饭却被拒绝,董振邦提议找牛玉乾取药服食,吴多好才想起多天未见过牛玉乾,尤如丝指牛玉乾知道牛栢叶过身後便躲起来。原来两年前他们跟牛力来到一条村落,眼见四周都是病人,牛栢叶留下为村民治病。不久之後牛栢叶染病身亡。水奕璇到百乐门,见牛玉乾手执牛栢叶留下的医书,悲伤痛哭,慨叹无法再跟父亲学医。牛柏叶将自己遇见的危疾写下在札记,留下遗书勉励牛玉乾继续学习,行医救人。牛玉乾泣不成声,水奕璇安抚,他最後决意帮烟民戒烟。董振邦以为牛玉乾占水奕璇便宜,水奕璇反斥责董振邦无知,不理解兄弟。水奕璇找朱锦春,劝他关心牛玉乾,但朱锦春忙於练习飞刀。

  • 第15集: 流氓皇帝第15集

    吴多好偷听闻水奕璇参加才艺比赛前寄了一叠艳照给牛力,吴多好依然觉得水奕璇是吴多茹,要求她展示屁股有否胎痣,水奕璇找人赶走他。舒明浩吩咐董振邦偷取牛力夹万内的番薯。董振邦全身黑衣打扮潜入牛力家,此时又有一名黑衣人潜入,原来是吴多好。吴多好谓要偷水奕璇艳照,看其屁股有否胎痣,董振邦闻言後竟只顾找照片。吴多茹逐董振邦出组织董振邦专业地打开夹万,果然看到番薯,他却连番薯也不要,只与吴多好争夺水奕璇艳照。这时露台又出现另一女黑衣人,指牛力会提早回来,劝他们及早离开,二人不肯。未几,牛力已来到书房,即被女黑衣人用长鞭打晕。牛力的手下听到声音来追捕,均一一被她打晕。舒明浩见到董振邦後追问番薯纵影,董振邦才醒觉忘记任务。女黑衣人拿出番薯,舒明浩方惊讶天字第一号在此。女黑衣除下眼罩,承认自己是吴多茹,又是水奕璇。原来两年前吴多茹加入笑口组,到处打探董振邦下落,误打误撞在少林寺学了一身好功夫。吴多茹指董振邦办事不力,要逐他出组织。临走前,吴多茹留下图画,暗指跟吴多好和好如初。尤如丝命人抢孙闯祸吴多好不想吴多茹接近牛力,以身犯险,求朱锦春炒她鱿鱼。朱锦春只管练习飞刀,说其他事情留待他赢了决斗再算。朱祥勋和尤如丝相约龙川凤,朱祥勋拿出一张红纸,要她从纸上多个名字之中为儿子挑选一个,龙川凤不屑,认为朱祥勋已入赘飞斧山,儿子跟她姓龙名珠。尤如丝不满,跟龙川凤吵起来,三人不欢而散。尤如丝命朱祥勋的手下去教堂抢龙珠回来。朱祥勋惊闻母亲带他的手下抢儿子,吓了一跳。龙川凤在教堂准备告解,见到一个婴孩哭闹,想逗他笑。奶妈将孩子交到龙川凤手上,此时尤如丝带着手下出现,她一见婴孩立即抢走,逃出教堂。朱祥勋龙川凤和好龙川凤取出双斧抗敌,朱祥勋赶到阻止他们打斗,日本领事夫人步入教堂,得知儿子被掳大怒。朱祥勋和龙川凤惊悉尤如丝闯下大祸。朱祥勋找朱锦春求牛力救母亲脱险,朱锦春万事以练习飞刀为先,称先要赢了牛力再为他救尤如丝。朱祥勋走入凰家赌场找龙川凤,见她在磨斧头。龙川凤磨斧头至浑身是汗,朱祥勋默默坐她背後,拿出他的磨刀石,捉着她的手一起磨斧头。朱祥勋到牢房探望母亲,龙川凤也抱着珠珠入内,尤如丝见到孙儿,已忘记不快事。龙川凤不情愿地请尤如丝为儿子挑选名字,尤如丝认为龙川凤改的名字也中听。

  • 第16集: 流氓皇帝第16集

    朱祥勋告知易蓉蓉,朱锦春为了练习飞刀不眠不休,易蓉蓉担心,不其然想起他的优点。有次易蓉蓉脚伤不能走路,朱锦春推木头车送她看病;另一次易叔恭用算盤击伤朱锦春,珠子散落一地,他不顾伤势,拾起所有珠子,因不想易叔恭踩着珠子跌倒。易蓉蓉有了决定,求牛力翌日举行婚礼。吴多茹和舒明浩冒充牛力的手下接见神秘组织。一名貌似日本人的男子,拿着番薯向他们走来。董振邦搞破坏该男子验明吴多茹手上的番薯,打算给她任务。吴多好和董振邦跑来,求吴多茹让他们重返笑口组,还向陌生男子揭穿她的身分。男子闻言举手,树林出现多名忍者追击吴多茹,舒明浩中飞镖,吴多好和董振邦被他们劫走。吴多茹带舒明浩找牛玉乾求诊,牛玉乾以为吴多茹来探望,怎料是带手下来医病,有点失望。舒明浩敷药後离开,吴多茹想与牛玉乾聚旧,他却无意相聚,送她续命丸便离去。舒明浩和吴多茹得知日本人送董振邦和吴多好往吉林。牛玉乾成功研发戒烟方法,被戒烟所的人拳打脚踢,吴多茹来找牛玉乾一同往吉林。朱锦春忙於练习飞刀,教练告知牛力和易蓉蓉结婚,认为他毋须再练习。车大炮捧朱锦春为帝神父正为牛力和易蓉蓉主持婚礼,教堂大门突然打开,朱锦春喝止。易蓉蓉劝朱锦春勿做儍事,不想他死在牛力刀下。牛力知朱锦春不会罢休,提议即时决斗。他们到了滩头,当彼此背向对方时,牛力突然应声倒下。朱锦春以为自己杀了牛力,但一名日本男子现身,指牛力是中其飞镖身亡,日本男子脱下面具後竟发现是车大炮。原来车大炮原名申直脚,本是日本人。易蓉蓉明白车大炮杀牛力,目的是为了侵略中国。车大炮坦言朱锦春长得与溥仪相似,因溥仪病重,所以欲找他当替身。朱锦春决不肯当傀儡,车大炮取出烧得通红的火钳,朱锦春再被吓晕。朱锦春重遇朱祥勋四老朱锦春醒来,发现自己已身穿龙袍。他打算趁没有人为意逃走,走到大厅时遇见数名身穿清朝官服的官员向他行礼,朱锦春认出鬼谷子。鬼谷子本是大清钦天监监正兼太子太傅,大清被推翻,他沦落为江湖术士,後来日本人成立满洲国,让他恢复原职。车大炮带着朱祥勋一干人来到,逼朱锦春就范。朱锦春拿出以其照片发行的溥仪邮票,冯小融奇怪相中的溥仪戴眼镜,而他没有。原来溥仪患近视,他被迫戴眼镜,令他也患上近视。冯小融决替他验眼配眼镜。护士催促董振邦四老验眼,朱锦春忽然听到四人的名字,举头一看……

  • 第17集: 流氓皇帝第17集

    朱锦春五老多谢冯小融令他们重聚,又请她吃火锅,回想当年被迫吃鱼生、学日本礼仪的苦况。车大炮还安排日本艺伎武德保菲陪朱锦春耍乐,令他变成昏君,沉迷美色,不理朝政,就连易蓉蓉向他进言也不听。易蓉蓉闷闷不乐,向虫虫倾诉,怎知被武德保菲的单车经过压毁,朱锦春不满易蓉蓉不断唠叨,拂袖而去,但朱锦春仍爱易蓉蓉,当车大炮准许他立皇后,他带后冠送给易蓉蓉试戴。易蓉蓉惹怒朱锦春易蓉蓉直指朱锦春做了皇帝後性格大变,成为日本制造的流氓皇帝,助日本人残害中国人,朱锦春听到流氓皇帝四字甚怒,捧着后冠离去。来到选皇后的大日子,朱锦春心中仍有气,竟将后冠给予武德保菲。朱锦春後悔没选易蓉蓉当皇后,到处写字认错,指责自己是流氓皇帝。龙川凤以老人院院长身分指责朱祥勋等人迟返,不准他们入门。朱锦春向龙川凤求情,她仍然拒绝,朱祥勋又唱起一夜夫妻百夜恩的歌,龙川凤心软放行。朱祥勋提议朱锦春买六合彩,朱锦春指鬼谷子说他和易蓉蓉只可共患难不能共富贵。当年他看到两个宫女把玩虫虫,知道易蓉蓉已放弃他,十分伤心难过。易蓉蓉拒认朱锦春车大炮带朱锦春一干人到预防疾病部参观毒气室,由於溥仪已康复,朱锦春再无利用价值,车大炮打算毒杀他们。朱锦春吸入毒气时玻璃突然裂开,漏出毒气,车大炮立即逃走。牛玉乾和吴多茹走入毒气室,救朱锦春等人逃出险境,然後炸毁实验室。其後他们分别逃难至北平,辗转间逃到香港。朱锦春因为中日战争爆发,到处躲藏,最後才到香港。朱锦春和朱祥勋打麻将,朱锦春糊出,朱祥勋给他一张六合彩作赔偿。忍姐吃腐乳饭,漏了口风让冯小融知道她就是易蓉蓉,但自从在吉林受到朱锦春伤害,及後易叔恭亦离世,剩下她一人到香港,从此隐姓埋名,不想与朱锦春相认。朱锦春中奖派钱朱锦春几个人又围着看电视,成为太平绅士的吴多茹和舒明浩两人监察搅珠,朱祥勋通知朱锦春中了头奖,龙川凤提醒朱锦春,为了易蓉蓉他必须放弃富贵。朱祥勋认为朱锦春没有钱也找不到易蓉蓉,龙川凤反问朱锦春挂念易蓉蓉是否都是假的,他听了似有所悟。易蓉蓉听到有人派钱,好奇前往观看,竟见到朱锦春四处撒钱,周围的人疯狂抢钱。朱锦春一面撒钱一面大叫,他到处写字是想告诉易蓉蓉他知错,也明白自己一旦有钱,就不能与她一起,所以决定派钱,希望与易蓉蓉相见。易蓉蓉听到朱锦春肺腑之言,感动落泪。朱锦春派钱被警察围捕,忽然听到甜美歌声。

选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