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秘女人:你还记得你是来做什么的吗? 江丰:我是来删除记忆的。 神秘女人:它的重点不是在删除记忆,而是将你由参与者变成旁观者。
  • 江丰:前段时间我去做了个记忆手术,可是我把记忆拿回来以后却清晰地看到这个女人被人给害了,在记忆里那个是杀人凶手就是我。
  • 沈汉强:你已经失控了,这样下去很危险。
  • 张代晨:如果当时我没有跟你结婚,你觉得我现在是什么样子啊?
  • 沈汉强:我们不能为了抓到一个怪物,而去制造另一个怪物。
  • 沈汉强:目前我没法确认,谁跟你交换了记忆,找出他的身份,你只有72小时。
  • 江丰:我看到凶手把李慧兰淹死在浴缸里了。
  • 江丰:这就是另一个李慧兰,她们根本不觉得丈夫对自己施暴是一种犯罪。
  • 沈汉强:现场每一件看似可有可无的东西,在案发的时候都有它特定的作用。
  • 沈汉强:你今晚上的所作所为,是你的本性吗?
  • 沈汉强:你能不能想一想,关于凶手什么细节呢? 江丰:这记忆才刚拿回来,可能还需要点时间。
  • 沈汉强:现在你的记忆是我们破案的唯一依据,你要尽可能的配合我,我才能找到凶手。
  • 江丰:今天我太太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个怪物。
  • 沈汉强:我担心的是这段记忆就得永远留在你脑袋里值吗? 江丰:那让凶手逍遥法外值吗?让我太太永远活在恐惧中值吗?
  • 张代晨:反正你不把记忆拿回来我是不会在协议上签字的。
  • 张代晨:小丰,能不能等记忆都恢复完再做决定啊?
  • 家暴男:你还留在这儿干嘛?快走吧!
  • 张代晨:如果你脑子里装的是我老公的记忆,你是不会开枪的。 沈汉强:你以为我不会开枪吗?
  • 雷子:师父,请你把手放在我可以看得见的地方!
  • 雷子:师父,一切都结束了!
  • 江丰:对不起我们之间的记忆我可能再也拿不回来了。 张代晨:初次见面,我是张代晨。 江丰:Nice to meet you.
  • 陈珊珊:你能帮我弄张旁听证吗?我想亲眼看到她老公被判刑。
  • 雷子:说了半天你什么都不知道,让我们怎么查? 江丰:我怎么不知道?我看到凶手把李慧兰淹死在浴缸里了。 沈汉强:你看见了? 江丰:我看见了。 沈汉强:你确定? 江丰:我亲眼看到的。 沈汉强:亲眼看到的? 江丰:我在记忆里看到的。
  • 沈汉强:你刚才可是说李慧兰被淹死的,现在又说凶手杀了两个人,小说结局改了?
  • 李航:你妈妈去哪儿了? 李小芸:你管她去哪儿了,就算她死了,也比和你在一起好。
  • 江丰:在这段记忆里,我就是凶手,但是我杀了她后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沈汉强:什么感觉? 江丰:替她感到高兴。
  • 江丰:呃……那个……明天就要做记忆手术了,也不知道会怎么样,留一个备份。这里是你跟张代晨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记得那天风挺大的,她把我手稿撞翻了……
  • 李慧兰:我是不会爱你的,你让我觉得恶心。
  • 江丰:那我给你多少钱,你能把它吞下去?
  • 小芸:95、96、97… 小芸:张阿姨。 隔壁邻居:小芸啊!你爸妈又吵架啦? 小芸:没有! 隔壁邻居:我刚刚听见声音还挺大的,要不要我帮你劝劝? 小芸:没事了! 小芸:98、99、100。喂,是警察么?我要报警!
  • 张代晨:你还记得我们是在哪求的婚?度的蜜月吗? 江丰:我们是在天台求的婚,那时候我们很穷没有度蜜月,这些我都没有忘,手术删掉只是细节和感受。
  • 监狱里的小痞子:你见过杀人犯的眼神吗?
  • 江丰:我们不要了,好不好。
  • 记忆大师男医生:我怎么知道你要删除的是你的情感记忆还是你的杀人记忆。
  • 沈汉强:我知道你们俩为了怀上孩子付出了很多努力。
  • 沈汉强: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不想再看到他打你了……
  • 雷子:小芸,你到底是在包庇谁啊?
  • 张代晨:你说,如果当初写这本书的人是我,我会写的比她差吗?
  • 陈姗姗:代晨姐,请相信我,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