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秘女人:你还记得你是来做什么的吗? 江丰:我是来删除记忆的。 神秘女人:它的重点不是在删除记忆,而是将你由参与者变成旁观者。
  • 江丰:前段时间我去做了个记忆手术,可是我把记忆拿回来以后却清晰地看到这个女人被人给害了,在记忆里那个是杀人凶手就是我。
  • 沈汉强:你已经失控了,这样下去很危险。
  • 张代晨:如果当时我没有跟你结婚,你觉得我现在是什么样子啊?
  • 沈汉强:我们不能为了抓到一个怪物,而去制造另一个怪物。
  • 字幕:记忆是最危险的证据,沉默是最强大的指控,谎言是最关键的口供,冷漠是最残忍的帮凶,人心是最致命的凶器。
  • 沈汉强:目前我没法确认,谁跟你交换了记忆,找出他的身份,你只有72小时。
  • 江丰:我看到凶手把李慧兰淹死在浴缸里了。
  • 江丰:这就是另一个李慧兰,她们根本不觉得丈夫对自己施暴是一种犯罪。
  • 沈汉强:现场每一件看似可有可无的东西,在案发的时候都有它特定的作用。
  • 沈汉强:你今晚上的所作所为,是你的本性吗?
  • 沈汉强:你能不能想一想,关于凶手什么细节呢? 江丰:这记忆才刚拿回来,可能还需要点时间。
  • 沈汉强:现在你的记忆是我们破案的唯一依据,你要尽可能的配合我,我才能找到凶手。
  • 江丰:今天我太太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个怪物。
  • 沈汉强:我担心的是这段记忆就得永远留在你脑袋里值吗? 江丰:那让凶手逍遥法外值吗?让我太太永远活在恐惧中值吗?